每经记者 陈晨 每经编辑 彭水萍

继红塔证券、东兴证券、首创证券及锦龙股份之后,7月9日,又有太平洋证券、国联证券、天风证券、中泰证券、东北证券、华创云信、海通证券、国盛金控、国海证券及华西证券10家非银金融领域的上市券商集体发布了2024年半年度业绩预告。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这10家券商的业绩预告中普遍反映出净利润大幅下滑,其中最大降幅超过60%,主要原因是上半年自营投资业务收入显著减少,投行、财富管理收入下降,以及信用减值损失增加。

自营投资收入下滑显著

上述10家上市券商业绩表现分化明显,仅4家预计2024年半年度净利润超过1亿元,分别是海通证券预计净利润为9.19亿元到11.67亿元;中泰证券预计净利润为4.34亿元;国海证券预计净利润为1.51亿元;东北证券预计净利润为1.23亿元。其余6家券商业绩相对逊色,预计2024年半年度净利润都在1亿元以下,分别是国联证券预计净利润为0.83亿元;太平洋预计净利润为0.55亿元至0.75亿元;国盛金控预计净利润为0.36亿元至0.51亿元;华创云信预计净利润为0.35亿元至0.50亿元;华西证券预计净利润为0.35亿元至0.45亿元;天风证券预计净利润为-3.38亿元至-2.27亿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虽然天风证券预计上半年亏损,但与一季度相比,二季度实现扭亏为盈,归母净利润为0.38亿元到1.06亿元。市场人士称,按照全年目标任务,天风证券正系统施策、加快推进转型发展高质量发展,二季度业绩触底反弹,有所回升就是积极信号。

从变动情况来看,除了天风证券,其余9家均预计2024年半年度净利润大幅下滑,且最大变动下滑幅度都在60%以上,分别是华西证券预计下滑91.42%至93.33%;华创云信预计最大下滑88.87%;国联证券预计最大下滑86.24%;东北证券、海通证券、太平洋和中泰证券预计最大下滑幅度超过70%;国盛金控、国海证券均预计下滑超过60%。

这10家券商业绩承压,究其原因主要或与2024年上半年证券市场波动导致自营投资业务减少甚至亏损有关。

记者梳理发现,在公告中明确表示受投资业务拖累的有太平洋、国联证券、天风证券、东北证券、国海证券、华西证券、海通证券和华创云信。比如国联证券坦言,报告期内,国内证券市场指数和交投活跃度表现不佳,投资者风险偏好下行,受证券市场波动影响,公司证券投资业务盈利下滑。天风证券亦表示,受权益类市场波动等影响,公司报告期内公允价值变动收益及投资收益同比减少,公司经营业绩出现亏损。

10家券商预告半年业绩 9家降幅超过60%  第1张

中原证券研究报告指出,下半年自营业务需要统筹权益和固收行情的变化,灵活配置权益、固收方向性业务的规模,及时调整权益、固收的方向敞口,以期维护好固收既有经营成果并尽力把握权益市场机会增厚投资收益。预计2024年全年上市券商自营业务的分化将更为明显,自营业务仍将扮演行业整体经营业绩核心变量的角色,中性业务阶段性下行将对头部券商的经营业绩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

10家券商预告半年业绩 9家降幅超过60%  第2张

信用减值也有一定影响

此外,2024年上半年IPO、再融资市场显著回落,对券商投行业务也是不小的打击。据记者梳理,在公告中坦言受IPO市场影响、投行业务收入下滑的有东北证券、国海证券、海通证券、中泰证券等。中泰证券表示,受上年同期合并万家基金产生股权重估收益及本期受市场震荡调整、IPO发行节奏变化等因素影响,公司经营业绩同比下降。

值得一提的是,海通证券、国海证券、国盛金控、华创云信等券商业绩下滑还受到信用减值影响。海通证券发布的公告显示,经初步评估,公司2024年4~6月计提信用减值损失6.07亿元,计提其他资产减值损失1753.92万元,合计计提资产减值损失6.25亿元,对净利润的影响超过公司2023年经审计净利润的10%。

记者发现,前述计提信用减值损失6.07亿元,包括计提长期应收款减值准备1.83亿元、计提其他贷款和应收款项减值准备1.53亿元、计提融出资金减值准备0.98亿元、计提应收融资租赁款减值准备0.67亿元、计提买入返售金融资产减值准备0.59亿元;提其他减值准备合计0.64亿元。

同样,国海证券也披露了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国海证券2024年4~6月计提资产减值准备金额共计1.46亿元,将减少公司利润总额1.46亿元,减少公司净利润1.09亿元。

还有部分券商受市场震荡、财富管理业务收入下降影响。太平洋在公告中表示,信用业务收入同比下降。国盛金控表示,受市场行情波动及行业竞争加剧因素影响,预计公司交易单元席位租赁收入同比有所减少。华西证券表示,公司经纪及财富管理业务收入下滑。

中原证券研究报告指出,基于对全年日均成交量以及机构经纪业务、代销金融产品业务的前瞻性观察,预计2024年全年行业经纪业务景气度仍将出现一定幅度下滑,降幅能否收窄取决于下半年能否进一步出台具备较强政策效果的提振市场信心的政策组合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