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尺度商业 

  文 | 金卫

  坐月子,坐出个IPO。

  近日,杭州贝康健康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杭州贝康”)的控股公司SAINT BELLA INC.(简称“圣贝拉”)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谋求在港股上市。

  圣贝拉的定位是高奢月子护理品牌,拥有“圣贝拉”“小贝拉”“Bella Isla”三大月子中心品牌,其中“圣贝拉”28天套餐售价16.88万元起。

  不同城市、月子中心套餐价格不同,像北京圣贝拉月子中心的女王套餐达到38.88万,一些区域的顶配套餐还更高。

  坐月子的价格不菲,但圣贝拉近三年还是亏损了7.7亿。圣贝拉是一家什么样的月子中心?为何出现如此大的亏损?

  高端月子中心,三年亏了7亿多

  圣贝拉成立于2017年,由在香港工作近10年的80后牛津学霸向华创立,以高奢品牌切入到月子会所市场。

  圣贝拉有三大业务线,包括月子中心(包括产后护理服务及产后修复服务)、家庭护理服务及女性健康功能性食品,其中月子中心近三年均贡献了80%以上的收入,2019年贡献的收入达到90%。

  按2023年超高端月子中心产生的收入计,公司是最大的产后护理及修复集团;按2021年至2023年收入增长率计,公司是增长最快的规模化产后护理及修复集团。

圣贝拉IPO:月子套餐近17万,为何三年亏了7.7亿?  第1张

  招股书显示,圣贝拉月子中心主要设于高档酒店,也有部分圣贝拉中心设于独幢别墅。在圣贝拉、Bella Isla及小贝拉品牌名下拥有59家高端月子中心,包括47家自有中心及12家管理中心,已覆盖国内18个一二线城市。

  官网资料显示,戚薇、唐艺昕、麦迪娜、李艾等女明星均是圣贝拉的客户。作为不少女明星选择的高端月子中心,圣贝拉的费用也不便宜。

  招股书披露的月子中心营运数据显示,2021年至2023年,圣贝拉品牌月子中心每间产后护理服务房每晚的平均合同价值分别为6726元、6740元、6887元,小贝拉分别为2975元、3328元、3478元。

  而圣贝拉一般按套餐收费,招股书显示:圣贝拉的定位是超高端旗舰品牌,28天套餐的价格为16.88万元起;Bella Isla侧重心理健康的高端月子中心品牌,价格是9.88万元起;而小贝拉则为高端月子中心品牌,价格为6.80万元起。

圣贝拉IPO:月子套餐近17万,为何三年亏了7.7亿?  第2张

  具体到不同城市的圣贝拉,收费又不一样。以北京某圣贝拉母婴护理中心为例,公开报道显示:该门店旗下有四大套餐,分别为28天、42天、56天的“悦己套餐”“经典套餐”“别致套餐”“女王套餐”,其中“悦己套餐”是最基础套餐,收费18.88万元起,最贵的是“女王套餐”,收费38.88万元起。

  超高的坐月子费用,圣贝拉也被称为“月子中心的爱马仕”。

  收费高,圣贝拉的盈利情况如何?

  财务方面,2021年至2023年,圣贝拉的收入分别为2.59亿元、4.72亿元和5.60亿元,同期归母净亏损分别为1.19亿元、4.07亿元和2.39亿元,按此计算,圣贝拉三年累计亏损7.73亿元。

圣贝拉IPO:月子套餐近17万,为何三年亏了7.7亿?  第3张

  圣贝拉称,公司在营业纪录期间曾出现净亏损,主要是由于向投资者发行的金融工具公允价值出现亏损。经调整后,2021年和2022年,圣贝拉亏损2986.8万元及4462.8万元,2023年扭亏为盈至2077.2万元。

  作为盈利能力的指标之一,圣贝拉的毛利率如何?2021年,公司的毛利率为30.6%,到2023年增至36.5%。

圣贝拉IPO:月子套餐近17万,为何三年亏了7.7亿?  第4张

  由于月子中心设在高档酒店,为客户提供高端住宿体验,因此酒店租赁成本、人力成本占相当的比重。

  2021年至2023年,圣贝拉的月子中心租赁成本分别为0.71亿元、1.23亿元和1.26亿元,分别占当期收入的27.5%、26.1%和22.5%。另外,月子中心给客户提供的大部分产后膳食也由酒店运营商提供,同期产后膳食成本分别为2260万元、3850万元和4230万元。如果加上租赁成本,圣贝拉月子中心业务每年超过三分之一的收入流向了酒店运营商及相关方。

  人力方面,截至2023年12月31日,圣贝拉集团有1229名员工,其中696名是护工,占据总员工人数的56.6%,共有621名取得相关专业资质的护理专家在集团旗下月子中心提供产后护理服务。报告期内,人力成本分别为0.54亿元、1.05亿元和1.21亿元,占当期收入的20.9%、22.3%和21.6%。

圣贝拉IPO:月子套餐近17万,为何三年亏了7.7亿?  第5张

  有分析报告称,月子中心大多是重资产模式:一是月子中心场地较大,需要建设婴儿室、游泳室、产后康复中心等功能区,租金成本较高;二是为了更好地提供服务,月子中心的床上用品、育婴用品等一般采用中高端品牌,占据一定成本;三是在母婴产业的带动下,专业的月嫂、护理人员等软性服务支出同样水涨船高。在这些固定成本不断增长等问题影响下,月子中心的盈利能力难以得到保障。

  面对盈利压力,圣贝拉不断开拓新的盈利点,2018年7月,圣贝拉利用月子中心的现有客户群,以“予家”品牌推出家庭护理服务,安排专业育婴师为0至36个月的宝宝服务,该服务的套餐价格约17.28万—38.4万元/年。

  2021年10月,圣贝拉又收购广禾堂食品,开始进军女性健康功能性食品供应。

  腾讯等机构入股,募资加码产后护理

  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称,2018年至2023年间,中国内地月子中心行业的市场规模发展迅速,复合年增长率为22.7%,而高端市场板块的增长率高于大众市场板块。2024年至2030年,超高端及高端板块的市场规模预计分别按31.5%及29.9%的复合年增长率增长。

  目前,月子中心的高端市场竞争激烈,曾经的教培巨头猿辅导也跨界到了月子会所行业,推出了高端月子中心品牌茉莉智慧。此外,和伊、锦恩健康、巍阁和爱帝宫等品牌都属于高端酒店式月子中心的代表。

  不过,市场虽然大,但是头部企业盈利并不容易。除了圣贝拉,被称为“月子中心第一股”的爱帝宫2022年也曾亏损1.78亿港元,2023年经调整利润虽扭亏为盈,收入却出现了18.06%的下滑。

  值得一提的是, 由于圣贝拉月子中心并非医疗机构,没有相应的行医资格,这也导致其与私立医院旗下月子中心竞争时“矮了一头”。

  据圣贝拉招股书,公司旗下某月子中心的经营实体北京贝康泽恩,分别于2021年9月及2022年6月因从事无证行医而受到主管部门行政处罚,罚款金额分别为3000元、1.5万元,目前相关整改已完成。

  目前,圣贝拉正通过扩张方式加速占据市场。其招股书表示,未来圣贝拉计划通过收购方式进一步拓宽销售网络,“若出现合适的机会,我们也会考虑收购中心以提升于现有城市的市场份额。

  不过,在扩张过程中,圣贝拉月子中心暴露出一些乱象,一家跑路暴雷的月子中心也波及到圣贝拉。

  今年3月,上海“悦阁”月子中心突然停摆,而杭州贝康收购了悦子阁(上海)健康服务有限公司76.32%的股份。

  据工商信息显示,“悦阁”实际运营主体上海蕤阁健康管理有限公司是悦子阁(上海)健康服务有限公司的孙公司。股权穿透后,杭州贝康间接持有“悦阁”23.35%的股权。

  今年3月,杭州贝康发布声明称,公司没有参与“悦阁”的运营和管理,也没有参与“悦阁”的相关决策。目前公司已履行全部出资义务,在法律层面上对上海蕤阁(悦阁)资不抵债一事并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同时声明表示,将会对“悦阁”签约客户以及受欠薪影响的员工提供相应的解决方案。不过,有报道称,截至目前,杭州贝康为“悦阁”垫付的现金已达到百万元级别。

  值得一提的是,圣贝拉集团已获得腾讯、高榕创投、唐竹资本、新鸿基、国寿投资、Mirae Asset 、C资本、浙商建投等机构的投资。本次IPO申报前,腾讯、高榕资本旗下Gaorong BLK Holding Limited分别持有圣贝拉11.61%、8.26%的股份,为前两大机构投资者。

  招股书显示,本次IPO募集资金,圣贝拉集团将首要用于扩展产后护理网络、在现有和新城市开设新的月子中心以及整合竞争对手。